世界是誰的?

有的人宣稱坐擁這個或那個的所有權。如果這樣東西他自身用不上,就提供給其他人借用、租用甚或是購買,當然,想用的人得為此努力工作。權利的概念從古羅馬時代的貴族創建奴役制度成形,而這個模式成功地沿用至今。

於是,好多人將人生禁錮在自己討厭的工作中,暗暗想著工廠學徒變成有錢人的故事,夢想有一天賺夠了就離職—一個不願認清自己是這個時代新奴隸的夢。 Continue reading “世界是誰的?”

台灣好好吃

六月的時候…… 我們剛下飛機在中正機場的旅客諮詢服務中心,想要了解一些東海岸的美景資訊,例如大眾交通,結果得到的其中一份簡介很妙,在每個景點的資訊下方或旁邊搭配的圖片是當地的特色小吃—而且,這不是特例。美食對台灣人來說實在是太重要了,為了吃好料他們甚至願意去好幾公里外另一個城鎮。 Continue reading 台灣好好吃

驢子只不會飛而已

真正的英雄誕生了!我們就是 “超驢”。

這趟旅途的第一天還歷歷在目,那時 Ma+Ya 突然非常堅持我們得離開又寬又平的馬路,而去走旁邊一條窄窄小小的、莫名高出一點的小道,他們稱它為人行道 (我們就不是人咩);說起來很囧,我們那時又害怕又恐慌,對這個要求不知所措,結果雙雙當眾挫屎了。

Continue reading “驢子只不會飛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