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從何而來?生命的意義是什麼?

早晨睜開眼睛,我們看見一個熟悉的世界,然而再仔細一點瞧瞧,眼前這個一如往常的世界其實獨一無二,像個我們難以解釋的奇蹟。從人類出現開始就存在這個大哉問:為什麼世界這麼奇妙?人們興致勃勃地找出各式各樣不同的答案。 Continue reading “世界從何而來?生命的意義是什麼?”

落跑計畫

Ma+Ya 常說:不知道你們到底在想什麼耶。例如,當我們吃過草後看著遠方發呆,或是在叉路口回望良久,任他們催促也不為所動。當然是想家!

我們一直都暗中記下路。不像糖果屋的漢斯和葛蕾特撒沒用的麵包屑,我們可專業了,蹉跎記下每個路口的樣子,而誒謬留意沿途的氣味,沒有特殊氣味的地方,我們就留下自己的味道。

Continue reading “落跑計畫”

新的篇章—掰掰!馬場

這一切愈來愈失控了!

從一開始 Zottel 蹉跎就有不妙的預感,突然我們變成每天要和二個陌生人離家去散步,結果最後一次出門到現在我們已經非常非常多天沒有見到 Petro 了。還記得 Petro 初夏新來農場那一天,我們很好心給他介紹環境,他很快就和其他鄰居混熟了,連隔壁棚傲嬌的馬姐姐也不再抬著鼻子瞪他,這傢伙現在竟然神不知鬼不覺地取代了我們在農場除草的工作。只因為有一天 Sandra —就是那個會指定當天除草範圍的金髮女郎— 說讓她哥哥帶我們出去見見世面,現在我們每天流浪,睡在不同的草原上。 Continue reading “新的篇章—掰掰!馬場”

新的篇章—驢子、阿爾卑斯以及地中海

咿啊啊—啊—咿啊啊啊咿啊~

六天前我們在晚間來到馴馬師 Sandra 的農場時,受到 Petro、Zottel、還有 Emil 三個大嗓門熱烈地歡迎。呼吸著混了樹林、草原、還有乾草便便的空氣,享用著農場以及鄰居自種的蔬菜水果,在彷若鄉間渡假的這幾天我們有一個重要任務—和驢子成為好夥伴,因為好驢子陪你去天涯海角,驢隊友則只會扯你後腳。從頭說起吧。 Continue reading “新的篇章—驢子、阿爾卑斯以及地中海”

Welcome to the USA 歡迎蒞臨美國

三天三夜回家的路途有個小插曲,讓我們從頭說起。

南美洲的洲際航線少得可憐,可以說是 LATAM 一家獨大。大家也知道,獨大就拿翹,LATAM 的單程機票通常和來回差不多高貴,有的路線甚至還能找到單程票比來回票貴。於是為了節省一點,我們找呀找的找到拼湊廉價航空五段票,從祕魯經過美國、英國就可以回德國了,只要轉機四次。

Continue reading “Welcome to the USA 歡迎蒞臨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