計劃趕不上變化

回到有水有電的便利文明生活快三個月了,我們漸漸不再特別感恩沖水馬桶的存在,和二隻小毛驢作伴的日子則被存進不常翻動的記憶匣。洗衣機、又寬又乾爽的床舖、甚至是快速移動的火車都變得這麼平常,我們安排工作的事,和家人或是朋友聚會,熱熱切切地過耶誕節… 日常生活就像火車一樣一站一站向前奔馳。

steam train

“為什麼就回家了?” 這個問題從親友口中冒出的次數不下於當初鑽進我們耳朵的另一個問題:為什麼旅行要去那麼久?

不如先講講這趟旅行究竟是什麼吧。十八個月在南美洲闖蕩,加上一趟台灣東海岸,一趟帶驢德奧徒步旅行,看了本來未知的“新大陸”,再回頭看熟悉的家鄉:這是段美好又充滿冒險故事的難忘時光,我們現在總是因為一個小暗示而回想起某個獨特的地貌,或是驚喜觀察野生動物的過程,或是並肩挑戰困境而成功;而那些我們遇見的友善貼心的人、自私的騙子、或是難以理解的謎樣人物,還有特別樸實崇尚自然的安地斯小農都會留在我們心中。將近二年不只增添了人生或有趣或難忘的故事回憶,還讓我們對自己、對這個世界有了另一層的思考與認識。

今年十月我們正式決定結束 23 個月新式嬉皮的生活,把睡車裡、搭帳篷、徒步旅行、還有一邊看海一邊寫部落格的日子拋到腦後,再度離開成為某種舒適模式的旅行,興致勃勃地邁入人生新挑戰—再度工作。真要考究為什麼,簡單的答案就是:想家。

對雅婷來說,家在台灣也在德國,有關心她的人和她關心的人;“家是在需要的時候能讓我全然放鬆的地方,天氣再壞也庇護我溫暖我的地方;在家可以享有去習慣吃的小吃店這種任性。

說實在,趴趴走幾乎符合這些條件,我們也把它視為移動式的家,可終究缺了點什麼 (說的不是浴室喇)。旅行累積下來的疲憊,讓人好想念規律、定居,讓過於頻繁期待新事物的大腦寧靜下來。至於為什麼沒有遷居南美洲開始經營新家,這我們寫在另外一章,不然太長了。

和其他旅人冒險犯難的經歷,或是漂浪到南美胼手胝足定居下來的人們相比,我們的旅程實在小巫見大巫。我們骨子裡終究是臭雅痞,成不了嬉皮,好喜歡快速便利的大眾交通、好吃多樣化的美食、精緻的戲劇表演等營造出來的生活品質呀!儘管,內心有一個角落依舊輕輕撲飛著一隻披著多色光澤羽翼的蜂鳥,作點展現所學專業的事這想法正大力向我們招手。也許過了五年或十年我們又動身前往下一趟大旅行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