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車為家 – 警察篇

從來沒有像過去一年來一樣,和警察接觸這麼頻繁。南美洲公路上例行檢查點本來就特別多,我們以車為家、在郊外小徑野營過夜又經常招來警察關切。不過這些半夜來敲門的年輕人沒什麼新意,於是以下將他們分為三類:

追根究柢型

實際上他們並不是真的有那麼追根究柢,總是和路檢一樣想看文件,護照、行照一類的。他們煞有介事地要求我們出示證件,卻瞥了一眼就閃人了。在所有人民保姆中我們最喜歡這類型,因為他們是速戰速決、最不煩人的。

公事公辦型

實際上他們也不是真的很公事公辦。警察先生們總是先解釋說,我們絕不能在這裡連夜停車,應該去旅館過夜等等,若我們反問為什麼,他們通常都愣了一下,然後說 “呃,這裡是私人土地”,接著展開乒乓般一來一往的論戰:哪一部分馬路才算公共區域?從何辨別?……之類的。不過最後的結果幾乎都相同 (除了在秘魯亞馬遜區這一次),我們還是在原地重新繼續睡眠,警察先生們受不了我們的破西文無功而返。

一切都是為您著想型

這一類最難搞,他們總是一臉擔憂地解釋這個地方有多危險、多不適合過夜,而唯有停在市區警察局前才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地方;也有的表示繼續往前開,下一個鎮才安全可靠,話下之意就是速速離開他的轄區。我們必須用上渾身解數試圖說服他們放心,例如:指出相鄰區域有多位私人保全,根本不會有壞人想來作怪,即使我們知道就是私人保全報警的。面對這一類人民保姆,我們經常完結在無言以對,得被迫打包離開去尋找一個真正安全的角落—無人無警察的隱蔽處。

有的時候,警察巡邏這麼密集是我們的大救星。這天一早在玻利維亞冷颼颼的荒郊,趴趴走冷得發不動,幸好有他們幫忙推車!

在數不清多的夜訪警察中,至今倒是有二次特別有創意值得拿來說故事。

在 2017 到 2018 跨年那晚,我們在厄瓜多爾一個海濱小鎮附近,撐不到煙火施放就睡了。凌晨二點左右被警笛驚醒,警察伯伯來敲門並一臉正經地指著幾公尺外禁止停車標誌要我們立刻離開。殊不知,我們下午抵達這條一面沙灘一面峭壁的死巷時,路邊停滿滿,根本沒有人在意。

最富有戲劇性獎我們頒發給哥倫比亞警方的某一次夜訪。當時他們大概是看見停在小徑樹叢陰影中的趴趴走太震驚,將吉普車開進路邊的深溝,接下來的十幾分鐘我們在車內看著他們,七八個人有些指揮、有些出力地總算把車重新推上馬路,緊接著他們分成兩個小組,小心翼翼地從不同方向潛伏包抄…… 當他們最後發現我們只是二個外國觀光客的一瞬間,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地大笑著。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