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倫比亞霧裡看花 61 天

哥倫比亞不是亞洲人喜歡前往的旅遊國家,也許因為大家對哥倫比亞的既定印象是”危險的地方”。我們不曾覺得這裡比其他走過的南美國家不安定,“自己的東西看好、夜晚避開一些特定區域” 等,這些守則是通用的 (最危險的也許是警察人員也說不定,想知道原因請繼續往下看啦) 。而且,根據一些讓人驚喜的小細節,還可以說這是個相對進步的國家。

    • 哥國特別注重行道樹,沿路種植適合當地氣候的樹木,或在開闢道路的時候計劃性地留下空間給原生樹,沒有比在烈日下開高速公路時開在越出分隔島跨二線超大樹蔭下更 cool 的事了。
    • 居民的美感不只表現在有自覺地穿著上,對居家環境的美化佈置,則從房屋外牆的配色還有花草盆栽略見一斑,再小的農村漁戶人們也不吝為自家添購點有趣的色彩。

    • 再說,我們公認哥國的蔬食料理是南美洲發展最成熟的,食材和烹調方式多樣性讓我們能偶而開心外食。
    • 我們看到唯一一個南美國家每天都有人在騎自行車,從全副武裝專業配備型,到一家大小樂趣參與型都有。週末熱烈參與各種戶外活動也體現哥國人注重個人休閒生活這一點。

    若能撇開特別有限的交通路網不談,我們看來哥倫比亞幾乎是阿根廷以北發展最好的南美國家。

    然而,我們看到的、能接觸到的是哥倫比亞開放安康的一面,廣大中產階層的生活圈。當地朋友解釋,即使大部分地區呈現安居樂業的平和,的確有些地區因為缺乏公共建設 (沒有聯外道路)、貧窮、或是由既得利益者 (例如毒梟) 助長仍在游擊隊的控制之下,發生劫盜、綁架,但他不認為游擊隊罪不可赦,而是感慨貧富懸殊與國家系統的不全,一直還有貧農為了餬口加入游擊隊。在政府不想管沒力管的的地區,游擊隊組織某種程度來說是他們的唯一靠山與支援。這多少也說明了 2018 年的大事,哥國前最大游擊隊組織 FRAC 宣布成立政黨,並登記加入年中的國會大選;直到隨後而來的總統大選,人們仍然沸沸揚揚地爭論其中的正確與否,和平與正義的兩難平衡。

    這樣說吧,我們自認哥倫比亞行蠻失敗的。

    雖然我們總共在哥國境內旅行了二個月,卻很難說出有什麼將在回憶中留下痕跡。我們從南到北跑透透 (最後又再從南部離境),不過吸引我們逗留的地方屈指可數,倒不是哥倫比亞不美,相反地我們經常覺得這是個很美麗、很愛大自然的國家;問題是走到哪總是發現這裡 “私人所有”、那裡 “私有土地禁止進入”,只能隔著荊刺柵欄觀望美景,於是它像是古代望族家的大閨女,我們這種平民百姓想親近不容易的。好幾次我們心想:這裡真漂亮,多待個幾天吧。接著警察就來盤查,說不要在 “這種危險的地方” 逗留,應該速速離開云云。

    是說反正不管怎樣我們都沒能探訪哥國最美最迷人的角落了,聽一個好朋友提起,那些遠離塵囂的小村、那些沒有公路只能搭飛機或船去的國家公園、或是一年只出現四個月的奇景,都是 “趴趴走” 走不到的地方。哥倫比亞於是成為我們旅程中唯一一個遺憾,有著良善人們的美麗國度,卻無奈地只能霧裡看花。

    延伸閱讀:
    哥倫比亞 FARC 和談公投 (轉角國際,2016年)
    新總統將修改與 FARC 的和平協議 (關鍵評論,2018年)
    厄瓜多記者在哥倫比亞遭綁票失蹤 (全球之聲,2018年)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